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时间考】郭嘉投曹的具体时间

流云天际:

开了个点梗,亲们非常踊跃,在这里鞠躬。这篇时间考一直写的不满意所以没有搬,但要写点梗不搬这篇很多问题不好解释,所以请先将就着看吧。


1、【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


【自在军旅,十有馀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请追增郭嘉封邑表》


【郭奉孝年不满四十,相与周旋十一年,阻险艰难,皆共罹之。】——《与荀彧悼郭嘉书》


古人不足一年按一年记数,十年多不足十一年按十一年记,十一年多不足十二年按十二年记,也就是说奉孝和曹总交游了十年多不足十一年


2、【年三十八,自柳城还,疾笃,太祖问疾者交错。及薨,临其丧,哀甚】——《郭嘉传》


九月,公引兵自柳城还,康即斩尚、熙及速仆丸等,传其首……十一月至易水,代郡乌丸行单于普富卢、上郡乌丸行单于那楼将其名王来贺。】——《武帝纪》


郭嘉去世为建安十二年九月自柳城还之后,建安十三年正月之前,因为病逝时已跨年史书会特意说明。那么奉孝最可能是十一月前后在易水病逝。据此可推得郭嘉初遇曹操的时间不早于建安元年九月,不晚于建安三年正月


3、【(郭嘉)年二十七,辟司徒府。】——《傅子》


【(建安元年)冬十一月丙戌,曹操自为司空,行车骑将军事,百官总己以听。】——《孝献帝纪》


【嘉出,亦喜曰:“真吾主也。”表为司空军祭酒。】——《出郭嘉传》


郭嘉年二十七,辟司徒府是在建安元年的事,有说【辟司徒府】是【辟司空府】的误作,个人觉得不是。其一是奉孝见袁绍,未领职便辞去,结合奉孝对刘表等一针见血的评价,还有《十胜论》中对曹公的了解。个人觉得奉孝是实地考察了曹总一段时间,觉得差不多才同意文若引见。其二是当时公府极度缺人,【群僚饥乏,尚书郎以下自出采稆,或饥死墙壁间,或为兵士所杀】献帝东归途中,掾属多死,急需招人干活。司徒府府主一直是赵温且管人事,司空府的府主张喜则在九月被罢职了,空了两个月后才被曹总接下。奉孝以白身应辟司徒府要比司空府合理。顺便说一句,虽然个人支持奉孝与文若在颍川就是旧识,但奉孝辟司徒府应该和文若无关,公府掾属是府主私臣,而尚书台可以自辟令史,没必要这样欠人情兜圈子。


据上可知,建安元年十一月曹操在许被拜为司空,奉孝见曹总应该在此之后,个人觉得从情境来看,曹总不太可能刚拜司空就见奉孝,其一是时间紧,建安元年十月刚打完杨奉,建安二年正月又跑到宛城打张绣了。其二是此时正志得意满,很难想象到会写出【自志才亡后,莫可与计事者】这样的话。


4、【(建安元年)冬十月,公征奉,奉南奔袁术……吕布袭刘备,取下邳。备来奔。程昱说公曰……】


【(建安三年)秋七月,公还许……吕布复为袁术使高顺攻刘备,公遣夏侯惇救之,不利。备为顺所败。九月,公东征布。】——《武帝纪》


【袁术来攻先主……是岁建安元年也。先主与术相持经月,吕布乘虚袭下邳……先主求和於吕布,布还其妻子……(先主)复合兵得万馀人。吕布恶之,自出兵攻先主,先主败走归曹公。曹公厚遇之,以为豫州牧。将至沛收散卒,给其军粮,益与兵使东击布。布遣高顺攻之,曹公遣夏侯惇往,不能救,为顺所败,复虏先主妻子送布。曹公自出东征】——《先主传》


由上可知,刘备投曹公一共有两次,一次在建安元年十月到建安二年正月之间,另一次在建安三年七月到九月之间。结合曹公的表现(建安元年时轻易让刘备回徐州向吕布求和,建安三年则【(曹公)助先主围布於下邳,生禽布。先主复得妻子,从曹公还许。(曹公)表先主为左将军,礼之愈重,出则同舆,坐则同席】),可以推断出奉孝对刘备不可杀、不可纵、要善待的谏言,并非说于建安元年,而是说于建安三年。也就是说虽然刘备在建安元年投奔过曹公,但奉孝有关刘备的谏言并不说于此时,因而也不能推得奉孝在建安元年已经在曹营中了。


5、【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张绣降,既而悔之,复反……公谓诸将曰:“吾降张绣等,失不便取其质,以至於此。吾知所以败。诸卿观之,自今已后不复败矣。”遂还许。】——《武帝纪》


奉孝与曹总初见应该在许,因此要找安元年十一月之后建安三年正月之前曹总回许县的记录。建安二年正月打张绣失败后有一次,这时候应该是曹公情绪比较低落的时候,符合【莫可与计事者】这种基调。


6、【(建安二年)秋九月,术侵陈,公东征之。术闻公自来,弃军走,留其将桥蕤、李丰、梁纲、乐就;公到,击破蕤等,皆斩之。术走渡淮。公还许。】——《武帝纪》


建安二年九月打败袁术后曹总又回了一次许县,曹郭此时相见也有可能。


7、有关《十胜论》和《四胜论》的普遍观点是:


一、四胜论在前,十胜论在后。


二、十胜论是发表于郭嘉初见曹操的时候(曹总有面试谋臣的习惯)。


默认这两个论断都没有错,那么四胜论的时间点很清楚:


【太祖方东忧吕布,南拒张绣,而绣败太祖军於宛。绍益骄,与太祖书,其辞悖慢。太祖大怒,出入动静变於常,众皆谓以失利於张绣故也。锺繇以问彧,彧曰:“公之聪明,必不追咎往事,殆有他虑。”则见太祖问之,太祖乃以绍书示彧,曰:“今将讨不义,而力不敌,何如?”……夫以四胜辅天子,扶义征伐,谁敢不从?绍之强其何能为!”太祖悦。彧曰:“不先取吕布,河北亦未易图也。”】——《荀彧传》


也就是说,四胜论是在建安二年春,曹操经历宛城之败后回许都时,荀彧来看他,顺便提出的。很可能就是在此时,荀彧举荐了郭嘉。郭嘉来见曹操时,曹操就把不久前请教过荀彧的问题作为试金石来问郭嘉,郭嘉就说了十胜论。


【太祖谓嘉曰:“本初拥冀州之众,青、并从之,地广兵强,而数为不逊。吾欲讨之,力不敌,如何?”……嘉又曰:“绍方北击公孙瓒,可因其远征,东取吕布。不先取布,若绍为寇,布为之援,此深害也。”】——《傅子》


可以看出,除了四胜论与十胜论的正文外,曹总向荀郭二人提出的问题基本上是相同的,荀郭二人也都在后面缀了一句话,让曹操在打袁绍前先搞定吕布。有人怀疑袁绍北击公孙瓒是建安三年的局势,郭嘉怎么能在建安二年说出来了。其实不对,曹操和吕布早就结了仇,袁绍跟公孙瓒也来来回回打了好几年,建安二年正是两边局势都紧张的时候。而且分析一下曹操在征吕布前的两次战争,袁术要称帝这是不可预料事件,征张绣,这是曹操自己惹的祸(曹公大事明白小事糊涂,好多敌人都是他莫名其妙惹出来的)。所以,建安二年初,郭嘉将趁袁绍打公孙瓒时征吕布做为下一步战略目标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


结论:综上,郭嘉投曹的时间最可能是建安二年春,宛城之战结束后;另或建安二年九月,南征袁术后。正式从司徒府转任司空府则是在建安三年正月,第一次随军记录是建安三年九月东征吕布。


ps 当初考证这事的主要原因是证明宛城之战是奉孝没随军……其实证明没随军并不用这么麻烦,但各种论战后就变成考证奉孝到底什么时候入曹营了。我记得看过一个总结曹总战绩的文,奉孝在曹营期间曹总战绩是完胜,因为恰好前一败是宛城,后一败是赤壁。这样看来郭乌鸦完全是曹总的吉祥物。

评论(1)
热度(192)

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我挖的坑从来不填

© 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