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曹郭】离婚 03

最后还是郭嘉开了口,“我最后一样东西也拿回来了”,他扬了扬手里的盒子,说得平静又坦然,“老曹,我们分开吧。”

曹孟德同志心里一句哎哟喂亲娘嘞憋得内伤,他不怕郭嘉跟他吵跟他闹,甚至跟他动手也无所谓——反正打不过,咳。他就怕郭嘉这幅不动声色的淡然模样,这个人绝情起来他是见过的,要真铁了心,那他俩就算是完了。

郭嘉说完就靠在枕头上就曹操答复,老曹同志大脑运转得飞快,他知道此时一句话说得不对就很可能将他俩的关系从悬崖边推入万丈深渊,与其说错,不如沉默。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南京市长,江大桥。

曹操倒也不是无益地拖延,他在等一个救兵。曹丕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猜到情况可能不会顺利,便嘱咐了小朋友一定要随后赶到,并且收拾收拾。不是往好看了收拾,是往惨了收拾,越惨越好,最好能达到仿佛在街上流浪了俩月的效果。

救兵来得很快,出现在门口时,别说郭嘉,连曹操都吓了一跳。

曹子桓同学不知道从哪翻出一件分不清是秋衣还是毛衣的咖色上衣,胸口还剪了几道不自然的破口,下身穿着看起来半年没洗的运动裤,原本就自然卷的头发蓬得像一朵烧焦的火烧云,完全不似平时翩翩贵公子的模样。

曹操惊吓过后内心赞叹:这小子是能干大事的人!

一旁的郭嘉不可置信地眯起了眼:“子桓?”

“小郭叔叔——”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嚎叫,曹丕直接从门口扑到了郭嘉病床上。

“你怎么了?”郭嘉对曹丕还是心软,忍不住揉了揉他炸起的头发,“被人揍啦?”

“要揍也是我揍别人!”曹丕说完意识到自己似乎重点不太对,忙转向主题。“没揍人也没被人揍,自从你离家出走,我每天都这样儿,不仅我,我弟也这样。”

“小郭叔叔,”曹丕把一头乱毛在郭嘉胸口上蹭,看得老曹同志嫉妒万分。“你回来好不好,没有你,我们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曹丕演技比他爹好得多,说着说着就开始眼泪汪汪,像一只可怜的小动物。

“曹子桓小朋友,”郭嘉这会儿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演得是不是有点过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曹丕沉迷于自己精湛的演技中无法自拔,眼泪鼻涕一顿往郭嘉身上蹭。

“喂——”郭嘉几乎是咬着牙发出声音,“你压着我胃了。”

曹操闻言忙把曹丕拎起来,关怀道,“没事吧?”郭嘉几不可见地摇摇头,曹操又转头去批评曹丕,“个熊孩子哭什么哭,没看见你小郭叔叔生病了吗?”

曹丕瞪他一眼,决定把账留到以后再算。

曹孟德同志继续装模作样,“不好好在学校上课跑来这里干什么?请假了吗?作业写了吗?你看看你这个样子——”

“行了,”唯一的观众郭嘉终于看不下去了,无奈道,“你们两父子的演技真是一脉相承。”

曹操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语气里的松动,伸手在背后捏了把曹丕。

曹子桓同学会意,蹲下身再次泪眼汪汪地望着郭嘉,“小郭叔叔,我今天还没吃饭呢…… ”

郭嘉说,“如果你想吃病号饭的话,这里确实能让你吃到饱。”

“不不不,”曹丕欢脱地摇着手,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苦情模样,“我让我爹去外面买,你想吃什么?”

曹操猝不及防被cue,忙说,“对对,我去买,奉孝你也没吃好吧,医院这饭根本没法吃……”

“好了,”郭嘉叹了口气,“你们随意吧。”末了又加上一句,“顺便给子桓买件衣服。”

“小郭叔叔~”曹丕一脸感动,“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特别爱我?”

郭嘉皱了皱眉,不置可否。

“没摇头我就当你赞同了!”曹子桓同学顺杆爬得飞快,“既然你这么爱我,那不要走了好不好?”


_tbc_

评论(10)
热度(55)

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我挖的坑从来不填

© 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