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曹郭】离婚 06

老曹同志在空旷的医院走廊里,听见了自己的心噼里啪啦碎一地的声音。

他和郭嘉这么多年来,磕磕碰碰也不是没有过,但他从来没起过分手的念头,如他一直说的,从他和郭嘉确立关系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这辈子再没别人了。

这话听起来肉麻,其实……就是很肉麻,然而老曹同志确实是这么想的。


走廊里风呼呼吹,带着熟悉的消毒水味道,曹操又想起和郭嘉第一次见面那天。同样是在医院,也是在一个有风的下午,他带着发烧的曹小丕同学来看病,那会儿他刚跟前妻离婚不久,对照顾孩子的事儿一窍不通,来医院连儿童门诊都找不着。转了几圈后问了个在走廊打点滴的青年,才知道在另一栋楼。

是的,这个可怜的青年,就是郭嘉。

那阵子气温骤降,生病的人多,病床躺不下的就直接在走廊里打点滴,不过跟其他人不同的是,郭嘉是一个人来的,也因此显得格外可怜。

据说一个人去医院看病被评为十级孤独,但对郭嘉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他不是没有朋友,只是不习惯麻烦别人,或者说,他并没有一个想要去依赖的人。


然而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如果你觉得上天在给你一段缘分,那么一定要抓住机会,这是老曹同志说的。

那天给曹丕小朋友打完点滴从医院出来,好巧不巧地,又遇见了那个青年,裹在一身黑色的大衣里,迎风低着头往外走,半个脸都埋在厚重的围巾里。

正犹豫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就听见曹丕小朋友在怀里喊,“爸,刚刚那个哥哥!”

曹丕同学从小就是个富有同情心的小朋友,在刚才打针的过程中,他不停问他爹为什么那个哥哥一个人来看病,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走廊里打针,看起来好可怜哦。

曹操只能回答,大概他家人朋友都不在身边吧。其实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离婚之后生活过得乱七八糟,孩子照顾不好,公司忙得焦头烂额,不过最难捱的还是孤独。

青年也像是听到了声音,抬头往这边看来。

“哥哥!”曹丕兴奋地挥起小手,青年一愣,脚步停了下来。曹操抱着曹丕往那边走去,走到郭嘉跟前,还没等他开口,曹丕小朋友脆生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哥哥,你怎么一个人啊?”

有时候你也不懂为什么小朋友对一些问题这么执着,曹操把曹丕放下,尴尬地冲郭嘉笑笑,“刚才太着急,都没跟你说声谢谢。”

“客气了。”郭嘉礼貌性地回了个微笑,“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其实他这会儿基本已经是飘着走了,点滴打多了跟酒喝多了一样,上头,整个人困得仿佛下一秒就能睡着。

然后他可能确实飘了那么几秒,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挂在别人胳膊上了。


评论(4)
热度(45)

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我挖的坑从来不填

© 寻鸦| 吃曹郭安利吗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